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山小学师训博客

更幸福地走在教育的路上……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老师们多提意见和建议,您的每一次点击都是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支持~~~同时非常希望大家能把自己的博客地址留下,做个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交流:其实我们什么都看的见—读《我们什么都没看见》有感   

2009-05-04 22:21:25|  分类: 读书网络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的时候就爱看小说之类的书,很少对绘画描述的文章或者艺术类解说文章感兴趣,要是读也是在有考试的前提或者是有必须读的前提下才去看,缺乏主动和趣味性。今天捧在我手里的这本书却很特殊,它没有烦冗沉重的文字,没有艺术的神秘不可解性,读起来轻松愉快,但在宛然一笑后却能留下更多的思考。

      一般人在就艺术这个两个字眼上会徘徊,斟酌很久,然后就之乎者也地说出一番大道理来,再扯出樟木箱子里积了一公分厚灰尘的历史,配合他们的演讲,来证明他们的解释说明是有史有证。且不说他们的论证是否是真实可靠,单从他们讲的内容来看,也不过是对前人的复制粘贴,没有任何他们自己独到的见解。阿拉斯,借人家一句评论他的话说“很少有人(我要说,这样权威级别的人)能够就一些艺术史上的名画写出如此清晰、幽默又大胆的文字来。”他的文字能让人身临其境,就像看电影一样,一个片段,一个细节的去详细说明他的想法。带领我们进入一系列怎样“看”作品的视觉冒险中。书中所参考的作品都具有一个共同点,即展示绘画自身的力量。我们在为作品着迷的同时,也会同时明白,绘画艺术想要昭示给我们的东西。

     我仔细看了这书中的《致亲爱的丘俪娅》,文字形式很简单,就和书信一样,丘俪娅是他的朋友,在听完她做的一个讲座后,阿拉斯写下了这封信。争论和阐述的对象是丁托列托《被伏尔甘撞见的维纳斯与战神》。首先就我本人而言,我对希腊神化和圣经故事了解就不太多,对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油画的了解也是个半调子。这副画以前我也只是粗看了一下而已,并没有仔细去观察它,至多也就看下文字说明。但是在翻开这本书的前几页,就有这副画,(大概是编排的原因)我就仔细的看了下。很明显,我看到一个奇怪的地方,伏尔甘身后镜子里印射出来的动作和他的实际动作不一样,镜子里的伏尔甘把双腿都搁在了床上,而镜子外面的左腿却还触碰着地面,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也就没再琢磨下去。可为什么我没有琢磨下去,看完这片文章后我才明白过来。

      一切事物的存在和发展都有惯性,这就是为什么急刹车,人就会往前冲一样,要克服很难。毕竟这也是习惯,是习惯就很少有人会去故意打破。我们太依赖前人留下的历史文献资料,很少或者是几乎不怀疑它们的真实可靠性,或者说我们宁愿相信假的历史也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真实的感受。文章中作者和丘俪娅的分歧点是“你似乎要从文字出发,只要通过文字才可以解读作品,好象你对自己的目光和眼前的作品没有信心似的,你不相信通过它们可以看见画家想要表达的东西”丘俪娅一直在寻求各种文献资料来说明这副画的意义和内涵,但是对于镜子内外显而易见的不同场景却避而不谈,这不视觉缺陷造成的,而是思维惯性造成的。阿拉斯说“我并不需要文字,就已能看见作品所需要叙述的是什么”两者是一个很大反差,这个反差不说出来,不点明,大部分人也就不会恍然大悟,只有当阿拉斯把龙的眼睛一点,等真龙现身时我们这些愚钝的人才会故做惊讶的说:“哦!天哪,这是真的耶!”那既然这个是真的,我们眼睛也和阿拉斯一样明亮,为什么我们不会说出来不会说: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这就是我看到镜子内外的异样,却没再琢磨下去的原因。我也只是看到了,并没有多想。人就是会忽略眼睛真实的东西。

      有看到文章后面有这样一段文字,我就如数摘了下来“我即无文字也无资料可用来证实自己的想法,所以若从历史的角度看,我不太严肃。可是却越发担忧一切来,即这种所谓的‘历史性正确性’有朝一日会变成我们所谓‘政治上正确’(politiquement correct),我认为大家有必要与这种自诩历史性的思想做斗争,它如今占据了主流,正试图阻止我们进行思考并想让大家相信任何画家都是‘守规矩’的。”阿拉斯说自己不太严肃,可他确实最严肃的,严肃地只正视真正的事实,并没有给表象给迷惑。这段话也很符合现在的状况,现在社会科学各个领域的僵化思想很多,怎么样去打破那些守“规矩”的人的思维和突破形成这些情况的枷锁是值得我们这些接受文化教育的人去深思,因为,我们不单是知识的接受者,也是在将来将这些东西传承下去的人。定性的东西是不能承载任何突变,也就是为什么数学上的定理是要在一定条件下才能成立的原则一样,没有绝对的东西,只有相对的存在,因为大家都在变。

      其实除了那些文字说明,我们对作品的诞生和制定的情况一无所知。的确,不光说是几百或者说是几前年以前的事情我们不能了解,或者也就只能明白猜测个大概,就连昨天刚发生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完全分析清楚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在这个时候,我们唯一能相信的就只能是自己的眼睛和直觉了。古人常说眼见为实,那么就相信我们看见的吧。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很讽刺,其实我们什么都看的见。

     在这里我也要说一下我自己的想法,在我们什么都看的见的同时,那个看见的场景也未必也就真实,只是不能忽略我们用眼睛看到的东西。要在看见后,或者在看见之前了解一定的基础上去阐述自己的想法,那么就是自己所认为的最接近真实。文中的阿拉斯亦是,他不是光凭借自己看见的去说,去说明自己的想法,而是在了解一定的客观资料,用这些资料为他的想法服务,佐证他的想法。《被伏尔甘撞见的维纳斯与战神》内容场景,在串联后,让人感觉很可笑,婚姻,偷情,欲望,愚钝,尴尬都可以从画面中找出原形,那么画家为什么这么画,我们都不知道,只能用自己的眼睛去感受真实,究竟谁是真,也就不得而知了。但我们不能因为在谁真在假这个分歧上花费太大精力,因为这个问题就算是神来了也解决不了。绘画作品,存在一定时间后就成为历史,也许可以为历史研究或者文化研究作背景和研究资料,但在产生的当初大部分是因为需求者的需要才被创作出来的。就好象我们现代人需要装饰房子一样,以前的人也一样,只为增加情趣或者是只是画家一时觉得有趣才那样画,并没有那么多所以然。所以我们的思想不能被当时的历史所局限,再严谨的社会体系也会有它不守规矩的异类,更何况是比较开明的时期呢。

      阿拉司的这部作品,无疑是我们了解希望当今艺术批评走向的入门书。而更为重要的是,在如此敏锐的眼光的激励下,在如此的深入浅出,激奋人心的文风的带动下,我们忍不住要进入游戏,自己来看,而且是快乐地看。因为阿拉斯他对历史把握的游刃有余,能穿越几个世纪,带着读者看到当时的艺术家真正想要展示给我们的东西。这和我们平时看的艺术类书籍有很大不同。现在我们要花很多时间去剔除复杂重复的东西,真正精髓的却很少,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也是。在其中加栽自己想法的,或者是提出新观点,很艰难。或者是中国人的中庸之道,白道黑道都不得罪,才是王道,不过这样就和真理背道而驰了。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但是我想我什么都看的见。在今后或者今后的今后,我能突破自己的思维惯性和阿拉斯一样,用犀利和敏锐的目光去观测一切,发现原来就存在的真实,那样我就会少走很多弯路,也就不会存在伪真实的情况了。

 作者:何晓萍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